众多处境凄惨的人,渴求善根回向予己

众多处境凄惨的人,渴求善根回向予己

不说广大的众生,我们即生的亲朋好友离开世间以后,可能还在中阴界徘徊,或者已经堕入三恶趣,处境凄惨。这时他们需要的就是善根。就像人间的穷人需要钱,如果哪一个有能力的熟人解决了他的困窘,那他是非常感激的。同样,现在我们有福分学佛,有机缘修善,即使没有天眼,没有他心通,但实际在我们的身边,在世界的各个角落,需要你的善根来救拔的人,非常非常多!可以说,比人间需要钱的人多得多。因此,时时意念这些,常常回向他们,是很重要的,也是很必要的。

其实一个人死后,如果家人能为他念经作佛事,这对亡者确实有很大的利益。反过来说,一个人死了以后,如果他的家人继续造恶业,依靠家人之间的密切因缘,这也会增加亡者的痛苦。在藏地,如果一家的父母过世了,他们的孩子还在人间造恶业,人们常会说:“这家的父母真可怜啊!你看他们留下了那么坏的后代,还在不停地造恶业。”所以有些老父亲、老母亲请注意:你们要看看孩子的行为,趁自己还没有过世,尽量不要让他们继续造恶业,否则他们的恶业对你们会有不利的影响。

藏地历来有为亡人作佛事的传统。如果一个家里死了人,亲人都要为亡人作四十九天的佛事,有些家人甚至年年给过世的亡人作佛事。在作佛事时,有的是交钱给寺院,让僧众念破瓦或者观音心咒;有的是单独请一些上师,写上需要超度者的名字,然后将名字和念经钱一起交给上师,请他来超度亡者的神识。在我们学院,有些藏族人经常请一些上师超度亡人,根据自己的经济条件,供养每位上师两块钱、五块钱或者十块钱。除了专门为死人作佛事外,藏族人在想起死人或者谈话中提到死人的名字时,都要给他念几句观音心咒。

我们千万不能忽视这些佛事,有些人认为:人已经死了,给他念经有什么用?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,三宝的加持是不可思议的,真正的修行人对亡人作佛事一定会有利益。这个道理就像我们花钱疏通关系后,把监狱中的囚犯解救出来一样,依靠善法的力量,也可以把堕入恶趣的众生拯救出来。因此,有些人如果想帮助去世的亲人,应该为他们多做善事,或者请僧众作佛事,或者自己诵经念咒,然后将这些功德回向给亡人。回向的时候,可以在心里观想将功德回向给亡人,也可以口中说出来:“以此功德,愿某人往生西方极乐世界。”

比如监狱中的囚犯,他的服刑期满才能被释放,同样,地狱众生的业力何时灭尽,那时方能得到自由。如果业力还未报尽,则想舍弃身命是不可能的,会一直不停地在地狱中流转。有些地狱众生本应百千万年中受苦,但通过一些真正的高僧大德的超度,或是他前世的善业力突然成熟的缘故,使其业力马上消尽,于是当下便得到解脱。在《盂兰盆经》中宣讲目犍连救母的事迹,也是同样的道理。所以遇到殊胜的福田,对其供养有很大的功德,超度亡人也并不是没有一点意义。

依靠个人的修行做善事,然后进行回向,也能让众生获得成就。虚云和尚刚生下来时,是一个大肉团,他母亲见后大惊,当下闷厥而死。第二天有个卖药翁来,用刀破开肉团,里面抱出来一个男孩,家人大喜。虚云和尚毕生没有见过母亲,每每思之,心痛如绞。后前往阿育王寺礼拜舍利,发愿燃指供佛,超度慈亲。有一天,在似梦非梦的境界中,他见到空中出现一条长数丈的金龙,龙腾空飞到一个地方。那里山清水秀、花木清幽,楼阁宫殿庄严奇妙,他母亲正站在楼阁上眺望。他大叫:“母亲,请您骑上金龙,往西方去吧。”龙即缓缓下降,梦也遂之惊醒,醒后觉得身心清爽。从此之后,他再也没有挂念母亲。虚云和尚以燃指供佛的功德回向,令母亲脱离了轮回,应该往生到了极乐世界。

但有些情况,依靠个人的力量无法超度,必须以众人的力量才能救拔。《盂兰盆经》中记载,目犍连的母亲去世之后,目犍连用神通观察,发现母亲已转为饿鬼,饿渴无食。目犍连拿饭菜去给她吃,哪知食物到口边就化为猛火。目犍连回来告诉佛陀,佛陀说:“你母亲生前业力深重,不是你一个人就可以改变她的业报的,一定要藉十方出家众的功德力。七月十五日这天,你供养僧众,请十方僧众对她回向,这样才能获得解脱。”于是目犍连遵照佛陀的教言,供养十方僧众作回向,依靠僧众的力量,他母亲马上脱离饿鬼道,生于天上享受福乐。此习俗也得以流传万世,在汉传佛教中,每年七月十五日都要举行“盂兰盆会”,以拔济自己累世的父母六亲。

我们行持善法作回向时,应断除自私自利。当然,有时候专门超度一个众生也可以,比如你梦见死人后,把他的名字写下来,交给僧众念经回向,对他肯定有利益。如果找不到僧众,那自己给他念一些《金刚经》、作一些佛事,然后进行回向,也是有帮助的。初学佛者对佛教的道理不太懂,往往以自私或者偏执的想法来回向善根,其实这样回向所得的功德很小。如果能以广大心回向善根,比如自己读诵、思维《普贤行愿品》以后,发愿让所有众生获得这些善根,尤其是与自己关系不好的众生获得这些善根,这样回向不仅功德很大,而且自己会很快获得成就。

——《前行广释》《藏传净土法》《亲友书略释》《入行论广释》